储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储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5年欧洲美国和日本将会爆发下一场危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7:12:44 阅读: 来源:储罐厂家

2015年欧洲美国和日本将会爆发下一场危机

作者方迎定撰文:在2015年欧洲、美国和日本将会爆发下一场危机。

核心提示:世界各国应从冰岛、希腊等国的破产危机中引以为鉴,制定新的兼容规则、金融及政治架构,避免经济萧条、通货膨胀和延期偿付等问题。  悠长的乐曲在短暂地停歇后,开始穿越在急促的暴风骤雨中。  上海音乐厅,一个盛夏的夜晚。舞台中央,是雅克?阿塔利披着灰色风衣的清瘦背影。经典歌剧的序曲在这位70岁老人的指挥下,时而柔和舒缓,时而激荡奔腾,跳跃着命运的肃穆与抗争……  阿塔利不仅仅是音乐家。他著作等身,29岁开始写作,并以平均每年一本的出版速度坚持至今,内容包括政治历史、数理经济、金融、音乐,体裁涉及科幻、童话、传记、剧本。  这位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犹太人渴望“同时拥有多面人生”。他做到了,在法国政坛也有一席之地。30岁时,他已是法国前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的亲密伙伴、特别经济顾问,在后者执掌法国时担任其助理,坐镇爱丽舍宫。他与萨科奇也保持着长达30年的深厚友情,曾被后者任命为解放经济增长委员会主席。  阿塔利这位政坛怪才如今依旧叱咤风云。谈及全球经济发展,他的见解闪烁着犀利的锋芒:2015年,欧洲、美国与日本将发生下一场危机。对付货币危机,欧洲只有向前走一步,统一财政;面临世界经济的海啸,创新是唯一能阻挡债务雪球的盾牌。  2015年将爆发下一场危机  作为未来学家和经济学家,阿塔利在其著作《未来简史》、《国家的破产》中,对世界经济的走势、当前的全球债务危机都有着精辟的分析。  接受记者采访时,阿塔利谈得最多的话题仍是“债务”与“危机”。  阿塔利不赞同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的观点,他认为由2007年美国房地产泡沫破裂引起的这场金融危机远未结束。  “欧洲对付货币危机,只有向前走一步,统一财政。”他指出,欧洲统一的动力往往来自于危机。统一货币,建立统一的中央银行,就会出现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不匹配的问题。  “只有货币政策是不行的,必须统一财政问题。如果欧洲领导人不是那么无能,一定会想到用统一财政的办法来解决货币危机。”这种观点出现在他最近几年的多部著作中。  他说,欧洲没有量化宽松,欧洲央行还有很多手段,欧元区银行业联盟还未到位。“这个联盟可以提升欧元的效率,我想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继续努力。”  后金融危机时代,欧元区的危机仿佛多米诺骨牌的第一根神经。但是阿塔利担心的不仅是欧洲,“欧洲不是世界最薄弱的一部分。德国大选后,欧洲将朝着政治联盟前进。而与美国相比,欧洲有更多的人口、收支平衡,失业率低,生活质量更好。”  “但这并不意味着危机已经结束。”他说,最危险的是摆放在世界各国面前的公共债务。当前除了欧洲,中国与巴西公共债务之重仍“史无前例”,而在美国,债务规模几乎达到了“二战”结束时的水平,相当巨大。  “公共债务必须被消化乃至消失,可是没有人知道它们怎样才会消失。”阿塔利对公债的认识似乎较几年前更加忧虑。  2010年,在《国家的破产》中译本面世时,阿塔利对媒体担忧地说:“过度的公债,创造了一种使公共和个人行动都会瘫痪的政治社会氛围。”他提醒世界各国应从冰岛、希腊等国的破产危机中引以为鉴,制定新的兼容规则、金融及政治架构,避免经济萧条、通货膨胀和延期偿付等问题。  阿塔利预计,在2015年欧洲、美国和日本将会爆发下一场危机。“因为我们看到雪球越滚越大,却没有解决办法。在欧美日,债务占GDP比重不断上升,这一定会出问题的。”

求解后金融危机时代  下一个财政崩溃的国家里会不会有中国?  阿塔利分析,新兴市场国家中,巴西、印尼、墨西哥都有很多问题。而中国的风险更多的是体现在银行业层面。  “巴西曾经没有债务,但现在也有债务了。如果政府没有及时跟进,债务会很快增加。到了某一个时刻,政府就无法偿还债务了。因此债务必须得到很好控制。”他表示,“此时此刻”中国政府不会面临债务方面的问题。  根据阿塔利的分析,债务危机有三种类型。一是私营部门的消费者贷款,例如美国购买住房所导致的危机;二是公司债务,如企业从银行贷款过多;三是政府债务,也就是现在欧、美、日所出现的政府债务危机。  政府债务占GDP比重被投资者看作是衡量一国偿债能力的指标。高债务水平会使投资者减少对国债的青睐,因此他们会要求更高的收益率;而更高的收益率会导致该国的债务负担更为沉重,会有被投资者集体抛售的危险。一旦陷入这样的恶性循环,唯一的结局就是高通胀或者违约。  按近期公开的一份研究报告,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的临界点为80%。超过该临界点,一个国家会因陷入恶性循环而变得脆弱。目前,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例略高于100%,日本超过200%,欧元区17国为90%,欧盟27国约为85%,都在危险范围内。  7月2日,经合组织(OECD)也指出,在所有需要削减债务的国家中,美国、英国和日本在避免削减债务使其长期经济增速前景恶化和不平衡性加剧方面将面临最大的困难。  其实,早在《国家的破产》一书中,阿塔利就指出了危机后如何重塑经济。书中提到,缩减债务规模的方式有许多:一是削减支出,二是提高税率,三是通货膨胀,四是延缓债务,五是发动战争,六是增长,其中增长是唯一的终极解决方式。  但是,三年后的今天,阿塔利发现,作为唯一的解决之道的经济增长没有可能实现。“两三年后,当上述国家意识到债务失控之时,会考虑把通胀作为摆脱债务手段,那么危机就会来袭。” 他对记者说。  危机过后如何重塑经济,抢占未来的制高点?这是阿塔利所关心的问题。他认为世界应该把精力放在创新上面,生物化学、神经科学、基因技术等,才是会带来经济增长的真正动力,而非虚拟资产的虚拟价格。  阿塔利不认同欧盟与美国的自由贸易协定(FTA),他更加倾向于世贸组织的贸易体系,比如多哈回合。“世界可以通过创新获得无比巨大的增长潜能,但FTA双边协议会对国际贸易造成障碍,是保护主义的一部分,而保护主义会葬送世界经济增长的潜能。”他说,FTA谈判将是一个漫长过程,在未来10年内都不会发挥影响。  中国有望成为世界最富国  阿塔利还是一位“中国通”。 2003年,阿塔利将自己创办的旨在帮助穷人的全球性非盈利组织法国沛丰集团(PlaNet Finance Group)引入中国,沛丰集团目前已在中国20多个省市开展了针对小额贷款的咨询、信贷、评级等诸多项目。  法国沛丰集团中国技术支持经理Edwu(中文名:吴思宏)说,中国的小额信贷相比印度和拉美洲比较落后,但小额信贷市场非常大。在中国,除60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之外,城商行、村镇银行、农信社都在做小额贷款业务,但如何做微贷融资,如何控制风险,是金融机构发展小微金融遇到的瓶颈。  “我们是想培养下一批针对农村的微小贷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这是我们的目的所在。”Edwu说,当前中国的小额贷款市场确实存在着许多的诱惑,高企的资金利息可以获得高额的回报,但阿塔利的沛丰集团有着自己的信念:“serve the poor”,并通过制定一套流程来规范和保证公益机构不偏离自己的目标。

2007年,沛丰中国帮助美兴集团设立了中国首家外资小额贷款公司南充美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这也是中国第一批试点的小额贷款公司。截至2012年12月,南充美兴的贷款余额总计2.4亿元,有效客户1000户以上,平均单笔贷款规模为24000 元。  对中国地方政府面临的债务问题,阿塔利将中国与欧洲进行类比:“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地方债务危机正如欧洲目前所经历的。欧盟本身不存在债务问题,问题出现在个别欧盟国家。这意味着中国需要提升地方政府投资质量,建立各级债务监管,同时需要更好的融资工具。”  “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这是在GDP总量方面,而不是人均GDP。”他对我们说,为提高人均GDP,中国需要做很多努力,包括在法治、透明度及设立社会机构来发展社会保障等方面。当这些实现后,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  本文来源支点杂志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